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如何情深

169 无常

如何情深 布歌 3379 2021-01-13 10:23

  

安枫来到这里两天后终于受不了崩溃了,除了第一天他除了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见到了燕广陵本人,后面便基本碰不上面了。

素萧不在,燕广陵统领了西馆的。一切大小事物,虽然有西月协助可是如今正是上邪被捕的多事之秋,事情难免会多一些。而且庆阳城大火之后素萧,璃茉,无名三个人没有一个主动联系他们,也是非常令人担忧。

燕广陵纵然有一些话想要对这个一直追随着自已的后辈说,然而现在确实不是好的时机。一来他手上的事情多而且杂乱,二来也有等着安枫自已来问的意思。

“燕大长老在哪里?”安枫在梧桐树下数蚂蚁数得无聊了,耗尽了自已最后的一点儿耐心之后终于忍不住拉着一个西馆的第子问道。

“大长老在小书房与三长老议事,他吩咐过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去打扰他,你是大长老手下的人吗?”被拉住的人一愣,大长老手下的人素来以严谨自律闻名,这一个好像不太一样,冒冒失失的而且没大没小的很。

感觉到对方蔑视和怀疑的目光,安枫无辜的摸了摸鼻子。长叹一声重新蹲下来玩蚂蚁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一路上他也有听说什么魔教教主被飞雪门囚禁,庆阳城一夜之间被毁。

可是这两件事和西馆没有什么关系吧,倒是璃茉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他不是就和西馆的馆主去庆阳城了吗,怎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该死的真是叫人担心啊。璃茉看上去蠢蠢的,可别着了他们那些老江湖的道了。

话说自已和璃茉“消失了”那么久,也没有看到罗沐那个混蛋派人出来找他们,可见是个没有良心的东西。等自已把前辈带回海棠门一定要出这一口气的。

安枫越想越无聊,也不管路过的人到底怎么看他,只觉得在这么无聊的待在这里他非要发疯了。反正无人理他不如出去逛逛,反正来凰山这边他以前也没有什么机会来,说不定可以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说动就动的安枫被门口的守卫拦住了,他们没有带西馆弟子的面具,所以看上去有些像有钱人家的家丁“你,做什么的!要到哪里去?有长老的手令吗!”

长老手令?那是什么东东,本大爷出去要手令吗,他在海棠门可是横着走的。不过眼前人在屋檐下真是要低头啊。

安枫默默的权衡了一下利弊,做出了非常明智的决定,他可是是个圆滑的人。不会这么死板,于是扯出一个自以为非常友好的笑容来“啊,我是大长老身边的人,要去外面的酒楼办点事”

“这么可疑,抓起来再说!”安枫是不会明白的,西馆的作。本质上西馆也算是邪道,而他以前待的海棠门却是颇为有历史的正道,各种气氛都不一样。

而且作为一枚新的西馆弟子,他表现的实在过于诡异。不巧的是被带到来凰山来执行这一次任务的西馆弟子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所以安枫没能挣扎几下。就被听到乱声音赶过来的人一同拿下了。

这种敏感时期尽管这个“细”弱得让人惊讶,属下却还是尽职尽责的把安枫押到了燕广陵和西月议事的书房,想要问问该怎么发落。

“禀告大长老,在门口抓到一名疑似细的可疑人物”

“带进来!”西月出声,前几天来了魔教的人,今天就抓到了细。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敢潜进西馆。

带着绘鬼纹面具的一行人押着一个垂头丧气的人进来。

安枫脸上的面具已经被拿掉了,这个时候一张脸气鼓鼓的,眉毛打了个大大的死结。这些木头根本不理他,就不由纷说把他强行压过来了。

“这是怎么了?”燕广陵忍住眉角的抽搐,这才不到三天。就忍不住要把这里闹翻天了,他在西馆当大长老的时候也有关注这个海棠门的小魔王。哪里有过让人安生的时候。

“我要出去转转!”安枫有些委屈,说话的声音自然也就大了些,他们这样把他关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也不是不让你出去,只是这里是来凰山,各大门派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在燕广陵的眼中安枫也只是一个需要他守护的孩子而已。

“我要出去逛逛!”安枫有些受伤,他感觉到燕前辈并不信任他。好像时过境迁前辈已经变得不是自已认识的那个前辈了。这怎么可以,他追逐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不要这样对他。

他可以暂时不问前辈为什么要离开海棠门加入西馆,但是这不代表自已就会原谅他这种丢弃自已,背弃海棠门的行为。所有的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像燕前辈这样的大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罢了,你非要去就去吧,自已小心一些,带着这一块香,遇到困难就捏碎它,不要勉强”燕广陵感觉到安枫小小的抵抗情绪,也不是不明白他的情绪从哪里来的。但是他现在实在没有时间,刚刚收到百夜传回来的最新消息,说各大门派全部收到了枫林帖。

这个武林已经非常危险了,不知道是谁寄出来的帖子,恐怕是想要把整个武林正道一锅端掉。而那些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在庆阳城纵火的人和发这一次枫林帖的人是同一批疯子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这个时候他们西馆素萧和百夜还有无名都不在,就凭着他和西月不说救上邪了,估计谁都救不了不说,还会把自已搭进去。

这个时候安枫的这一点闹别扭就让他去吧,他和西月还要商量一下和魔教那两位联盟的事情。

安枫接过一段红色的香,一股愤怒的火焰从心里升起来。把香放在袖子里“我走了!”一把推开在他身后把他押进来的西馆弟子出了门。

“你这么放纵他真的没有事吗?他现在也算是西馆的第子,可是作这么散漫的话,这里是容不下他的”西月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声音却冷得像万年的寒冰。作为西馆的执律者却放任自已的手下如此无法无天,这样下去迟早会犯众怒吧。

“现在没有时间,以后在好好管教吧,这罪过先记着,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加倍罚回来吧,西馆没有可以轻易触犯戒律的人”燕广陵冷静的答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真是会给人添麻烦啊,这个混小子。

安枫得了燕广陵的首肯,便头也不回冲出了那个他觉得非常压抑的小院子。出来之后才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们。唯一不正常的就是热闹,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在这样的乱世却有这么热闹的街道。这些都是习武之人,安枫感觉得到。他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不管是伪装成小贩还是别的没有一个是不会武功的。来凰山现在就像一锅烧开了的油,只要有一点异动就会爆开。

安枫觉得街上的气氛更加压抑,好像暴雨来之前的宁静。安枫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想这样就回去了。弄得好像自已是一个多无聊似的。

安枫没有目的的乱转着,突然被前面的一个背影吸引住。不自觉露出一个放轻松的笑容来。

有这样一种孽缘,就是在人海茫茫中凭着一个背影也可以无比确定就是那一个人。可是罗沐怎么会在来凰山?难道也是为了那个什么上上邪来的。

嘿嘿嘿不管怎么说,他要跑过去吓他一跳。好久没有看到他了,还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罗沐,找了这么多年的前辈就在西馆。

安枫一路跟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走到人烟稀少的巷子里才发现,刀疤脸并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略微矮一些的人慢他一步跟在他后面。非常陌生的背影,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和刀疤脸在一起。

“喂,你还准备跟踪我们到什么时候?”那个矮一些的人突然回过头来,一脸顽皮的笑意。脸是非常精致的,一只瞳孔是漂亮的赤红色,看上去像一个会让人恍惚的梦境。

“啊?呵呵,我只是路过”安枫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对方早就察觉到了他,还突然挑明了这件事。罗沐没有动,依然背对着他。

“路过?你是在骗人的吧,我看出来了,骗人不好说吧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说话间那个人的匕首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他都没有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猫儿住手”罗沐不得出声制止猫儿的举动,对于安枫来说,猫儿太强了,这样下去安枫很危险。

他现在还没有面对安枫的打算,有一种孽缘就算背对着那个人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安枫受伤这件事不管怎么说自已也有责任吧,如今又该怎么面对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