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一只单身狗的开挂人生

第354章:两清了才能谈恋爱啊

  

“许歌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苹果里的戒指啊啊啊!”

许歌呆住了,她愣愣地看着这行字。

戒指?苹果?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傅一行送了她堆成小山一样的苹果……苹果里面有戒指?

许歌惊地手抖,鼻子又有些酸涩。那些苹果她没有吃完,她扔了。怪不得傅一行总是催她吃苹果,而她,不仅把苹果给扔了,还撒谎。傅一行早就知道她将苹果给扔了吧,他该有多伤心,对多泄气。

但是,傅一行从来都没有提过!

自Z城民宿起到现在,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她与傅一行不清不楚,从不打破那层窗户纸。

许歌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拿着傅一行家门的钥匙以及他的旧手机回家了。

房间里的傅一行睡的正香,许歌不忍心打搅他,就蹲在床前看他。

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看起来好像和原来一样,但又看起来不一样,原来那个大男孩,在这几年里发生了改变,她不可能要求他和原来一模一样了。

初见时,傅一行是痞痞的。

峡谷里,傅一行松开许歌的手,令她摔倒的场景再次在许歌的脑海中上映。

许歌忍不俊地笑了一下。

傅一行好像就痞了那么一会,然后就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上。

时间转眼来到了下午,许歌午饭只将就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找出一张银行卡,然后打了一些钱进去。

下雨天,天空阴沉沉的。

因为窗帘一直没有拉开,整个房间里都十分昏暗,许歌正站在傅一行的床前,低着头,一头长发披散下来,看起来很阴森。

傅一行睡到这个点,已经是口干舌燥了,迷迷糊糊的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许歌不禁不慢地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傅一行的床前将水递到他的嘴边。

傅一行感觉到湿润,舔了几口,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从迷迷糊糊到渐渐清晰。

“啊——”傅一行的声音抖了几下,胳膊肘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

哗——

吓了一大跳。

这阴暗昏沉的氛围,加上许歌的长发扫下来,还以为是……

不干净的东西……

傅一行反应过来又赶紧用手揩衣服和被子上的水。

刚刚他把许歌手里的水给打翻了。

许歌赶紧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着急地帮傅一行揩水。

“快别动。”

许歌小声说,她把傅一行的手给拽住,然后将他衣服上湿掉的地方露出来。

傅一行渐渐不再动弹,任许歌给他擦。

傅一行看着她,呆了。他记得他明明是在门外的。

昨晚下了那么大的雨,温度一下子跳了个楼,他蹲在门口,别提多惨了。

怎么一醒来,天上地下的,他现在居然睡在许歌的床上。

哦,他生病了,不然许歌也不会让他睡床上。

想到昨天许歌把他赶出去,他的鼻子立刻就酸了。

许歌没有能够接受他,就算是放在五年前的情谊,他们两个也没有到这个地步。

许歌:“把衣服脱了,嗯?发什么呆呢?”

“啊?”傅一行懵。

“把衣服脱了,领口都湿完了,脱了换一件。”

“哦。”

许歌松开傅一行的领子。傅一行渐渐垂下眸去。

许歌起身将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递到傅一行的眼前。

傅一行看着,愣了一秒。

“给,这个是你给我租房的钱,还有这么多天你带我一起吃饭的钱。”

傅一行:“……”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许歌要和他划清界限。

“嗯,拿着。”许歌把银行卡又往前递了递。

傅一行淡淡地说:“我是不是早就应该离开了。”

许歌:“???”

“不用你还,我走。”傅一行这便要下床。

看着傅一行下床的动作,许歌赶紧拦下他说:“你干嘛啊,你生着病呢。”

“我回去叫开锁的师傅。”

“不用了,我叫了,你的手机我放茶几了,钥匙也在。”

傅一行愣神,仿佛胸口又被扎了一刀。

他不说话,动身出门,正站在许歌的面前。

“傅一行,卡。”

“我说了不用了!”傅一行有些怒意。

许歌大概是了解了傅一行怎么回事。

“这钱你拿着,我不想欠你的,姐谈恋爱不需要靠男人养。”

傅一行一脸疑惑,他盯着许歌。

她刚刚说什么?姐谈恋爱不需要靠男人样。是什么意思?

许歌把卡抵在傅一行的胸口上,然后还转了两圈,绕有趣味地说:“两清了才能谈恋爱啊。”

“你说什么?”傅一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以前的傅一行适合谈恋爱,现在的傅一行适合结婚,嫁给我吧,傅大少爷。”

傅一行五味杂陈,小脑袋瓜嗡嗡的。

“过段时间给你彩礼怎么样?”

傅一行眼眶里泪珠儿打转。

“许歌……”

傅一行附身去抱许歌。

许歌还未允许他抱上自己,就倾身上去,一口稳住了傅一行。

傅一行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但很快进入状态,回应着许歌的吻。

两舌缠绵,双唇温柔。

以前的傅一行适合谈恋爱,现在的傅一行适合结婚。

许歌早就在准备彩礼了。

……

“快点带着你的行李回去吧。”

已经快要到晚上了,许歌和傅一行一起吃了面。这会儿,许歌正赶着傅一行走。

“你真的准备彩礼了?不是,嫁妆。”傅一行还赖着不肯走,故意扯了个话题。

“姐说彩礼就是彩礼,快点出去,门都给你开好了。”

“好。”

不能硬来啊,不然又像昨天一样,被许歌赶出去,跟个可怜虫一样。

傅一行走到门口,又想到一些事,便转过来说:“你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你不是一直都不接受我吗?”

“大哥,我不接受你的话,我早就让你滚蛋了。”

“所以,你一直都是……”

“嗯,我允许你踏入我的生活就是在接受你,只是,我放不下这五年,我们明明可以不用等这五年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对不起,以后我什么都告诉你,所有的事情,我都要和你一起。”

“你说的。”

“我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