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顶流他非要和我谈恋爱

第一百五十五章:干嘛招惹我

  

方阳似乎并没有很吃惊。

他过半个小时之后只回了一句,“放心,我会处理的。”

王美兔捧着手机,心想,他说放心,应该是没事吧。

但是她想着还是给欧阳里里发了一份过去。

谁知道对方回他说:“没事,我经纪人已经处理好了。”

她关掉信息界面,傻乎乎地靠在沙发上,心想怎么都跟没事人似的。不愧都是娱乐圈大风大浪过来的。

哪像她似的。一点小事就惊慌失措。

这边,方阳和褚念橙从老宅吃饭回来,刚给人送到家,看了一眼手机,发现王美兔给他发了关于欧阳的信息。

半个小时前发过来的。

他随便回了一句,正好褚念橙脱掉大衣扔到玄关处的时候经过他看了一眼,那时候他正好在看视频,渣糊的像素,却也不是看不清楚。

“这玩意儿能对付温野?”褚念橙想起来昨天回家一路跟在后面的狗仔:“是你找的人?”

方阳做贼似的收起手机,哪怕褚念橙已经知道了她的意图。

下意识还是会觉得这些人性阴暗面的东西不应该让她接触。

几秒钟的心里建设之后,又坦然地把手机拿出来。

“你不也是么。”方阳眼睛里的温度骤降到了极点,“你敢说欧阳的商务跟你没有半点关系?温野就是‘谈’了个没有实锤的里恋爱,最多掉一些玻璃心的女友粉,还不至于到零商务的地步。”

“你为了商人的那点利益,为了要他的合约,难道不和我一样无耻到极点么。”方阳舔了舔后槽牙,突然觉得脑袋嗡嗡地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操劳没有睡好的缘故,眼睛里都是红血丝,看上去可怕极了。“还有,你和我结婚倒也是好事。褚家是不可能允许一个小明星和他们的继承人的结婚的,那不是相当于财产都到外人手里了。你喜欢欧阳也随你,反正我们婚后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就行。”

深冬,褚念橙的头发已经长到齐肩了,她拿掉皮筋,头发散在肩头。

“呵。”她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目光凌厉地看了方阳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朝书房走去。

就在门被轻轻带上的那一刻,方阳全身的力气都被带走了。

没一个礼拜就要过年了,但是选择了这份工作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正儿八经地好好过过一个年了。不是和温野在剧组过的,就是在各个场地赶活动。

本来他今年想带时祎去见奶奶,想征求她的同意。还想春节的时候带褚念橙去逛去逛庙会,穿着大棉袄吃冰糖葫芦,就像小时候那样冻得满脸通红。

他原来以为今年会是他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的。

温野做不成顶流也好,退居十八线,甚至退出娱乐圈,现在直播行业正火,赚得也不必演员少,到时候他就安排他去时祎的公司某个职位,以他的知名度,起来就比素人有优势。

他和王美兔之间的关系也将不会有任何障碍。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那个眉眼如初的少年,最终还是要一步步屈服资本。

方阳用放弃对时祎的执念和褚念橙结婚,和奶奶换温野的资源。

和褚念橙结婚有一好处,至少家里人信得过她,可以把生意全部交给孙媳妇打理。他也不用因此被束缚着回家继承家产,可以继续在外面做一个居无定所的游子。

对方还是认识的人,知根知底。

其实挺好。

想想都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

可是方阳还是靠在门上悄无声息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他就像是袋鼠妈妈,永远会把她带在身边。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亵渎她的神灵。

褚念橙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方阳已经做好宵夜了。

她出来的时候看着桌上的摆盘明显的一愣。

按照她炸厨房的手艺,家里人可是没人敢让她下厨的。家里的阿姨带了锅碗瓢盆过来,又带了锅碗瓢盆走。可没有任何厨具留在这。

他这一桌子是怎么做出来的?

方阳正好从厨房拎了小电饭锅出来,手上拿了一个大勺子两双筷子两个碗。

他围着围裙,身上的衣服是温野录第一期《第一女团》时候的那套。

怪不得网上有人传闻温野和他的经纪人是一对。这被网友看到了可不得了。

“你看什么?”说话声音温温柔柔的,完全不像是刚才那个凶得要死说“各过各的,互不打扰”的陌生人。“我煮了小米粥。”

褚念橙还委屈呢。

从来都是只有她凶巴巴的骂他的份,恨铁不成钢,他也理亏,或者是懒得和她争,都是笑嘻嘻的。从小到大阳阳哥哥的脾气不知道多好,可是他刚才还凶她了。

褚念橙憋着眼泪,腮帮子气鼓鼓的。

几轮深呼吸下来,脾气就收敛的差不多了。

她乖乖在餐桌前坐好。

“你怎么和温野穿同一件衣服?”

“你说这?”方阳可算是知道褚念橙刚才为什么和她说话没反应,还一直怪诞地盯着他看。“这衣服是我的。小野这么抠门是不可能买这种价格不菲的大牌私服的。”

温野说他要存老婆本。

可是方阳现在对“老婆”两个字异常敏感,完全不敢在褚念橙面前提。

褚念橙皱着眉,在方阳眼里就像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做了个大人的动作似的。怪怪的,怪可爱的。

他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大好。

“可是你们来这么穿,要是被拍到,大家肯定会以为你们俩……有,私情吧。”

方阳心情愉快地哼着歌,给她盛粥:“干嘛,你介意啊。”

不知道为何,就在他说完,褚念橙如遇着洪水猛兽似的,赶紧辟邪似地摇头,“别别别,别给我扣帽子,我不介意。你都说了,我们各过各的,互不干扰,就算你喜欢男的,我也不会多说什么。我一定会遵守游戏规则的。”

就在那一刻,方阳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遵守游戏规则?

明明是他自己一时气头上提的,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怎么那么不是滋味。

谁特码的要你遵守游戏规则了?

你要是有这么听话,早来了干嘛招惹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