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玫瑰之门

尾声

玫瑰之门 于无声处1961 2910 2021-01-13 11:10

  

孙凯刚刚经历了一个奇怪的梦境——

山间的瀑布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移向东方……

城市的高楼正慢慢消逝,黄土聚集成丘、树木汇集成林,成群的鸟儿在树梢间欢快地歌唱……

孙凯知道这只是一场梦,但他不想醒来,他宁愿自己永远沉浸在这个奇妙的时空!

假如一切可以从来,那该多好……

“孙凯,家属探视!”狱警冷漠的声音,把孙凯从梦幻中拉回现实。随着“哔”的一声,牢门的电子锁被打开。

孙凯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了一会儿,用手稍微梳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然后走出牢房,跟着狱警,穿过长长的通道,来到探视间。

隔着玻璃,他看到了茜茜、乐乐,还有在她们身后站着的林俊男。

孙凯走到妻女面前,站在那里,深深地凝望着她们。直到茜茜拿起了对讲话筒,他才缓缓坐下。

“茜茜,你瘦了!对不起……”孙凯刚开口就哽咽起来。“乐乐好了些吗?”

“乐乐还好,还需要调养。”茜茜低垂着眼睑回答。“我想带她到日本去做进一步的治疗。俊男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专家。”

孙凯抬眼望着林俊男,说了声:“谢谢俊男!”

林俊男从孙凯的眼神和口型中,看到了对方的意思。他向孙凯微微点了一下头,嘴角露出平和的笑意。

茜茜对孙凯说:“我会照顾好自己跟乐乐的!你不用担心。你应该好好想想你自己……这些年,我一直都是个很失败的妻子!你走错了路,我不仅没有阻止,而且还稀里糊涂地跟着你前行……也许,你确实曾给过我幸福、给过我欢乐,但那些靠物质支撑的幸福和欢乐,现在都在哪儿呢?我们真像是做了一场梦啊!你能醒过来吗,孙凯?!”

孙凯的眼圈红了,泪水忍不住流淌下来。他的声音在颤抖:“茜茜,请你一定相信我!过去的事情,我无法改变,但我会认真走好今后的每一步的。我不会再辜负你了,茜茜!”

茜茜轻轻地叹了一声,把乐乐抱到身前。“孩子想跟你说话……”她把听筒贴到乐乐的脸上。

孙凯赶紧抹了把眼泪,呼唤着女儿:“乐乐……”

“爸爸,你怎么哭了?”

“爸爸没哭……乐乐,爸爸想你!”

“爸爸,你在这里干什么呀?你怎么不回家?”

“爸爸……爸爸在这里上课呢……乐乐乖,在家要听妈妈的话,好吗?”

“爸爸你还要上几天课呀?”

“爸爸学习成绩不好,考试不及格……等爸爸学好了、考试及格了,我就会回家了……”

孙凯告诉茜茜,说她想跟林俊男说几句话。茜茜抱着乐乐起身,让林俊男过来坐下。

“孙凯,茜茜和乐乐,我会帮你照顾的,你放心吧!”林俊男说。“我刚才听到你告诉孩子说你在这儿学习,我觉得你说的很对!服刑对犯错的人来说,本来就是一次学习和再造的过程。希望你能从心里认识到这一点。”

“俊男,我今天想真心实意地向你道个歉!”孙凯苦笑着说,“虽然我以前也向你道过谦,但那都是虚伪的。我们从同学到现在,经历过无数次风风雨雨,有过一起奋斗,也有过分道扬镳。实话说,我一直把你视为我的对手。我曾恨自己在茜茜面前不如你形象高大,我曾恨自己在穿山甲不如你在雨虹那么事业有成,我恨自己在落难时竟然还得靠你来搭救,我恨自己曾经大红大紫最后却不得不对你俯首称臣……你知道吗,我把从你这里窃取了‘红盾’、从你身边夺走了茜茜、从你的雨虹偷走了资金,还背叛你让格兰迪把投资给了飞翔……我做过这么多卑劣的事情,换做别人早就恩断义绝了!可是,你却还一如既往地待我。你让我心里怎么想?!我怎么能接受?!因而我开始怀疑你的动机,觉得你的宽容和善意都是伪装的,都是为了使我更加自卑、更加不堪,我甚至怀疑你是为了茜茜……所以,即使你打算帮我、拯救飞翔,我在心里也没对你有丝毫的感激。我表面上遵从你,完全是想利用你和宁星来继续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现在来看,我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很高兴你今天能跟我讲这些心里话!孙凯,你说你一直视我为对手,我真感到高兴!人生的成长过程,需要有无数个对手,那样你才会有激情。但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却不在于征服对手,而在于征服自己!你如果仅仅生活在别人的眼中,就会迷失掉自己的心路的。人生就像是跑一场马拉松,我们不要太在意自己是否第一个到达终点,重要的是看自己有没有跑完全程!”

“谢谢!”孙凯诚恳地说,“真的谢谢!俊男,我明白了!”

茜茜要带乐乐飞往东京进行后期治疗了。

林俊男和依依亲自开车送她们到宝安机场。在进关前,茜茜百感交集地望着林俊男,迟疑了半天,低着头小声说:

“俊男,依依,能让我拥抱你们一下吗?”

林俊男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尴尬地望了望依依,但很快还是洒脱地向茜茜伸出了双臂。

茜茜扑到他的身上,双手紧搂住不放,口中不住地说:“谢谢!谢谢!”

林俊男一边试图挣开茜茜的拥抱,一边嗔怪着:“好了好了!茜茜,松开吧!依依的忍耐程度可是有限的哦!你可不能让我晚上回家跪搓衣板啊!”

茜茜抬头瞪了他一眼,眼神中交织着复杂的含义。突然,她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我可不管了!就这一次!”随后,她又转身给了依依一个甜蜜的拥抱,口里还喃喃地说:“依依,你真幸福!”

依依轻轻抚摸着茜茜的头发,两眼却越过她的后脑直直地瞪着林俊男,好像在说:“回去再跟你算账!”

为了化解尴尬,林俊男干咳了一声,说:“茜茜,依依跟我说了她的一个想法,那就是由‘宁星股份’募集资金,联合几家科研院所,从事造血干细胞的研究与制造,力争早日攻克白血病的治疗难关!”

“真的吗?!依依,你太伟大了!”茜茜又在依依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也是俊男的想法。”依依的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在从机场返回的路上,依依突然问林俊男:“你真的认为我刚才会生气吗?”

“那谁知道呢!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当你的面还敢……”

“哼!讨了便宜还卖乖!”依依故意揶揄说。

“我的夫人可从来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啊!”林俊男得意地说。

依依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她问:“这些年所经历过的事情,是否会让你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和为人处世的态度呢?”

林俊男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坦然地回答:“有人曾说过,世界的模样,取决于你凝视它的目光。我非常认同这个说法。在我的心里,世界永远都是美好和光明的。只要你尽情敞开内心的那扇‘玫瑰之门’,以微笑面对一切,你的世界就将永远灿烂、永远芬芳!依依你说对吗?”

依依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的丈夫,会心地笑了……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