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一个小生命的奇遇

第四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一个小生命的奇遇 乡村耶夫 3445 2021-01-13 11:10

  

医院的走廊上,担任警卫的小伙子心不在焉地看着报纸,一双眼睛的余光始终都在警惕着不时来回晃悠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他说啥也惹不起,因为那就是李副省长的二公子。“妈的,你老子早成阶下囚了,还这么牛x!”小伙子心里想。

二公子已经完成了在美国的博士学业,并与几年前让大随缘看到的那个美国女人成了家。听说父亲行将保外就医,于是匆匆忙忙地、在几天前就赶了回来。才几天的功夫,他就觉得没有女人的日子实在太难熬,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大随缘,又似乎才感到自己曾经还有过一个小女儿。和他一起的那个年轻人便是小刘—已故小王的战友。

小刘自从被随书记和小王那次策反后,就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大随缘,直到大随缘出国后才与随书记基本上没了来往。在给小王送殡的那天,他见识了江河水和大随缘。对于战友的突然故去,他无比的难过,但一点儿也不觉得蹊跷。因为就在小王和随书记出事的第二天,他接到了一个隐形命令,将一个神秘人物送上了飞机,去了加拿大。当天晚上,那个隐形上级在电话中告诉他,说十万的现金已到了他的账户,这件事永远到此为止。开始他不知究竟,当接到了小王亲属传来的噩耗后才心里啥都明白了。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阴暗的陷阱,太可怕了,他实在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现在还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

为了博取二公子的信任,他把江河水和大随缘的情况别无遗漏地告诉了他。二公子听后心中大喜,自从父亲栽了之后,其荣华富贵的日子渐不如前。机会终于来啦,于是他便在小随缘的身上打起了主意。

两人昨天下午就来了,一直到了晚上都没离开。二公子急欲要见随书记,警卫和盛祥云说啥都不允许。在院长面前,二公子老是自诩是小随缘的亲爸爸,大随缘的前男友,随书记的准女婿。院长被他弄得有些糊涂,在征得随书记的同意后才让俩人见了面。

随书记虽然体态仍旧孱弱,但神志业已恢复。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看着二公子。二公子先是客套一番,然后说他父亲已经保外就医,过两天就把小随缘带到美国去。

盛祥云始终都在场,越听越觉得不靠谱,生怕随书记再受到什么意外的刺激,于是劝二公子立即离开。

“你是随书记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二公子突然面带狎意,“不会是书记的秘书吧?”

“不仅是,还是私人秘书呐!你管得着吗?”盛祥云故意戗了他一句。

“哦—”二公子冲着随书记说:“恭喜啦随叔叔,这事儿要是让我爸知道了、不知该有多高兴啊?”

“你这是蓄意刺激病人,赶紧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盛祥云义正辞严。

二公子一点儿也不买账,“我告诉你,今天要是见不到我女儿,我是不会离开的。父亲见女儿,天经地义!”

盛祥云无可奈地看着随书记。

“问问他们啥时候到?让他见一面可以,带走不行。”随书记有气无力地对盛祥云说。

于是盛祥云拔通了大随缘的电话……

随书记此时的精神特别好,因为刚才大随缘打电话告诉他,说还有半小时就能到了。

盛祥云突然松开了捂着随书记手的手,一阵心跳耳热。这个动作之前是受了大随缘的委托,作为一种肢体语言,现在显然不合适宜了。

随书记的心里同样也是不平静,知道属于自己的生活里已经发生了什么。但他毕竟不会像年轻人那样冲动忘我,“这几天来,真是难为你啦。”

“没有,”盛祥云不知该怎么说了。她避开了他的目光:“我只是担心,外面那两个家伙儿会把小随缘给带走。”

“不会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无非就是金钱和女人。”随书记仍旧说得有气无力。

门外传来一阵儿杂乱的声响,“是他们回来了。”盛祥云赶紧起身……

走廊里,江河水一行与二公子正面相撞。大随缘紧紧地搂着小随缘,与二公子形同陌路,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就进了病房。小林子拖着行李箱紧随其后。

“一看就知道你是江老板,”二公子盯着江河水。

出于礼貌,江河水与他握了手、并说道:“不用猜,你就是李副省长的二公子。”他又看见小刘向自己使了个眼色,“哦,我们好像见过?”说着就把手伸给了小刘。

“是在为我战友出殡的那天。”小刘巧妙地将一个小纸团塞进了江河水的掌心里,“李博士有话跟你说。”

江河水手里攥着小纸团,微笑着对二公子说:“好,等我去和随书记见个面再说。你俩先坐一下。”然后走进病房。

二公子也想随之而入,盛祥云及时将门关住了。

江河水看过随书记,甚感欣慰。因为随书记并没有被那个家伙的干扰所影响。他将捏在手里的纸团打开一看,沉思片刻把它交给了随书记。

纸上写明两件事:借孩子勒索一笔钱,一个神秘人物去了加拿大。

随书记眉宇紧锁,他知道加拿大与中国没有引渡条约,很多贪官都把那儿视为最安全的庇护所。他这时倒是担心那个二公子就要狮子大开口了。这家伙能要多少呢?多了也没有啊,这些年的积蓄都已经买了房子。

江河水看出了随书记的心事,“这事儿我来处理,你不必担心。”

“别给他太多,我们不欠他的。”随书记十分感激地看着他,“你怎么啦?生病了吗?”

“没什么。”江河水看了一眼大随缘,又小声地对随书记说:“那个神秘人物怎么办?”

随书记又将纸团子还给了江河水,看着他片刻后说:“看来一切都清楚了—你上回去中纪委的事儿,这边儿只有你我才知道;那边儿?唉,恐怕是块可怕的‘灯下黑’啊……以后再说吧。”

“杨卫中也出来啦,”江河水告诉他。

随书记听后只“哦”了声,然后什么也没说。

大隋缘把江河水拉到一旁,压着声音、不无急切地,“你啥也别干了,今天下午我给你做个全面体检,然后就好好地静养。”然后又转过身对小林子说:“小林哥,就辛苦你对付一下那个畜生吧。”

“不就是想要钱嘛,只要他能赶紧滚蛋,给多少都行。”小林子说得极轻松。

随书记从女儿的话里听出了个大概,开始为她的命运担起心来。

正当小林子出门想与二公子交涉之际,老俩口送饭来了。一大家子聚在一块儿好一阵愉悦……老太太目不交睫地看着儿子,揪心般地难过。

“妈,我爸恢复得这么好,全亏你、让你二老辛苦啦!”大随缘故意想让老太太高兴起来。

“谢我啥?”老太太朝盛祥云呶呶嘴儿,“要谢得谢她。”

大随缘笑了,“可不是嘛,我爸全是让我姐给捂过来的。”

盛祥云脸上挂不住了,拍了大随缘一下,佯嗔道:“会说话不?我不就是替你捂了下手嘛。”

“人家大随缘也没说你捂哪儿啊,大不了就是捂热了一颗心呗。”小林子不管跟谁,啥都敢开。

这还了得?人生鼎大的事儿居然没了遮掩。盛祥云又恼又笑、狠狠地擂了他一通。

这一情形,就连小随缘都不明不白地笑了。随书记自然也是笑的无奈,“行啦,都别瞎扯了。”

小林子松开姐姐的手,“行啦—我得赶紧把门外那个混蛋给打发喽,别让他坏了咱一家人的好心情。”说着就出门去了。

二公子见小林子走过来,站起来问道:“咋的,江老板人哪?”

“他身体欠佳,让我来和你面谈。”小林子说。

“那不行!我得把孩子给带走。”

“凭啥呀?”

“就凭我是孩子的爹,说啥也得先见上一面儿。”

小林子冷笑一声,“快拉倒吧,孩子见了你,准得做恶梦。”

“说话够损的,行!”二公子也冷笑一下,虽不知小林子的背景,但认为这是个绝对难缠的主儿。于是想了想又说道:“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去找江老板。”说完便向病房走去。

“江老板的兜比他的脸都干净。我是董事长,钱都在我这儿呢。”小林子头也不回地说。

二公子收回欲将敲门的手,转过身来看着他的后脑勺;又见小刘向自己点了点头后,便绕到了小林子的面前:“那咱就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也是吃饭的时候了。来的都是客,今天我做东。”小林子也不免有点儿盛气凌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